荒麓无仄。

功成身退后便云游天下吧。

【瑞金】五行缺金 /1

cp瑞金。
江湖剑客瑞x街头算命金

·古风paro。慎入。
·神经病产物。超级出戏!!!
·有丹秋。前设可多…后面全是瑞金,全是!!!
·满屏私设。有bug。开心就好。
·求评……

执笔/江如寄。

———————正文———————

如你所见,金是个江湖算命的。

金祖上只有一个姐姐,精通奇门八算论世天讲,单字名秋。说起秋,这位姐姐可称之为时代典范,不把自家公子送去私塾做学问,也不送去武堂学得一身绝技,却是自打金少时起就开始教他些江湖奇术,从面相命格到勘星测月,想到什么教什么,拓域极广。

照秋的话来说,众人皆醉我独醒,人间正道是算命。

秋也曾是江湖上胜极一时的存在。相传某年某月某时,秋坐在祖传的卜卦铺子中无所事事,偶然中抬眼一瞥,看到了一白发男子。这白发人身形纤长,立在门前望了望牌匾,倾身走进铺内,张口便问:

“在下意欲云游四海,愿姑娘为在下卜上一卦,方知前路凶吉。”

秋稍拨罗盘,轻捻指节,口中神神道道念念有词,蹙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方道:

“小女不才,浅浅算得公子此去定名传万家,身兼大业,此后庙堂无忧,矜贵余生。”

那人闻言点点头,做辑道谢,起身告辞。不出几日世人便传,一白发男子偶遇微服私访的皇帝大人,凑巧与皇上闲谈了几句,随即被御笔钦点为从一品提督,并屡见立功,仕途一帆风顺,无人能挡。

这白发男子,名讳丹尼尔。

这丹尼尔一扬名四海,顺带着秋的名声也大了起来,慕名而来的人从门侧屏风一直排到了对街包子铺,只为卜上一卦,盼着自己也能扶摇直上几万里。包子铺老板娘乐见其成,朝暮三餐供不应求。可惜经秋所卜之人,准是无可置疑,却未见得再出现一个高官富甲,顶多也只是:

“你两天之内去押个奖,能中几两金子,好生孝敬爹娘去吧,令夫坟头草都怕是要及膝了。”

见那人拂袖拍案愤然而去,秋支着脑袋,以袖掩唇打着哈欠,下了逐客令:

“今日天色已晚,诸君请回吧。”

对满街哀叹充耳不闻,关门大吉。

金从内阁晃出来,定了定神,拖长了音调喊:

“姐,今晚也吃包子吗?荤素馅儿都吃遍了,可以换一家了吧?”

不等秋大手一挥,一人携饭菜四溢而来,面不改色:

“吃御膳房可好。”

金自是欢欢喜喜的坐下就想开动,未等拿起筷子便被秋斥着去净手。

待金委委屈屈跑的远了,秋翻了个白眼,无奈道:

“你怎么总在小孩子身上下手。”

丹尼尔笑而不答,提起筷子夹了块糖醋鱼给人。这菜做的极用心,入口即化,秋一下子消了方才的火气:

“好吃——!!”

匆忙跑回来的金看到这一幕,心下觉得姐姐就要离他而去了。

果不其然,在某位丹姓公子百忙之中的(坑蒙拐骗)软硬兼施下,秋最终宣布,她要跟着丹尼尔云游四海去了,所以铺子就交给金啦。

“我可是对你言传身教多年,金一定可以接任祖业的对不对?”

附送秋的和善微笑。

在秋收拾了行囊随着辞了官的丹尼尔渐行渐远时,金整个人还是懵的。

“姐姐……姐姐??你是想放着我来砸牌子的吗?”

不过秋倒也没心胸宽广到放着弟弟不管的程度。次日金死目伏在桌案上怨天尤人时,卦铺出现了两位来客,据说是他姐姐叫来照顾金的。

墨发姑娘还拖带着个月亮,据说是观测天象辅佐用的。至于这并不常见的颜色,金暂且将它归于少女心了。水眸绕着店内四处转了转,轻哼一声,扬了扬下巴:

“我是凯莉,这是紫堂幻。秋拜托我们照顾你,那以后就要常来往了。”

凯莉善于观测星月走势,众人谓之——星月魔女。也确是有本事,起码可以帮着金打发走那满街求卦的人了。而紫堂幻乐于打下手,金到处乱摆的罗盘书简也都悉数归置整齐。而金,大概最常说的就是这句话了:

“凯莉,紫堂,你们好厉害啊!!”

然后一切归于凯莉的白眼。

某天凯莉和紫堂都存着事务在身,留金一个人看着铺子。好在今天人不多,听说是皇上招才纳贤的日子,众人都去寻热闹了。

“真是好生无聊——————”

叹息声戛然而止,因为铺子里有来客了。

来人银发遮目,立着用发带高束起来。一双紫瞳隐在发隙中却是意外的惹眼,直向金看来。

金被这目光盯的生了一阵寒意,不知怎的却觉得眼前这人似曾相识,却记不太清了。金抓了抓头发,对着人扬起笑来,脆声道:

“公子可是来求命卦的?”

那人眸中颤了颤,低声应道:

“劳烦。”

其实金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来算卦的,对人一口应下还存着疑虑,眼前这人瞧着更像是走错了店。收复下些许诧异,朗声问:

“敢问公子姓甚名谁?”

“格瑞。”

刚携一阵风尘归来的凯莉靠在半掩的门后疑惑,金看面相什么时候需要问名字了?

门中暗自耍心机的人却已经在反复品味起这名字了。格瑞……

行吧,品不出来。并没有被赋予深刻的景深意涵,只是读起来朗朗上口,难以忘却。

“我看公子……命中祥瑞,此前定是遇了什么贵人吧……触之若水,散之亦去,不喜纠缠。”

“且看公子眉目漠然,形容枯槁,莫不是……”

“五行缺金?”

凯莉真的要笑出来了。

金你看看那人腰间啊……那把锻着铜绿的长剑,一看就很值钱的吧,问个名字还如此生硬。

况且……

形容枯槁!!???

格瑞拿出几锭银子放在案上,凝眸看了看金身侧用檀木镇着的宣纸,其上一字端端正正,极其显眼:

金。

字迹四四方方,笔锋微勾,一看就是出自这不靠谱算命先生的手笔。

格瑞起身离去,至门边稍顿,一句:

“多谢。”

朔风拂衫,衣角在冷风中四散。格瑞只身行于喧市之中,目光渐软。

五行缺金?

也好。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人物设定超级出戏……哭泣。

评论(1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