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麓无仄。

功成身退后便云游天下吧。

【喻黄】黄少天生贺.从此教主不早朝

喻黄.从此教主不早朝

沉稳护主的左护法x输出靠吼的魔教教主

执笔.江如寄

承包黄烦烦!

———————正文———————

说起魔教教主,当令世人无论正魔均百端交集,感慨万千。

身为魔教教主,独爱剑道却成了瘾。不过剑法出神入化倒是不假,剑风凌厉,飘忽不定,颇有一种“身若惊鸿莺穿柳,剑似追魂不离人”的气派。这样的强敌若是与之较量几招不可不谓之酣畅淋漓,更遑论这“魔教教主”的身份刺着眼的亮,前来邀战者应当数不胜数才是。

不过与想象中的门庭若市截然相反,偌大的殿前竟是常年无人造访,惟有教主孤影自怜,忧郁到蹲在角落生蘑菇。

下面来看全职大陆独家专访:

“和他打?一激动我就想炸了停战合约。”

                               ——某帮派张姓成员。

“吵。”

                               ——某周姓轮回掌门。

“多享享清净不好吗?哥还想多活几年。”

                        ——某叶姓中原武林盟主。

这位教主,一张嘴似长江水片刻不停,打架也不例外。所有中原高手听到要打魔教教主势必怨声载道倒地不起,于是数年风调雨顺,也好。

哦对了,教主还有一个自以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炫酷名讳,黄少天。

不过这教主虽然是魔教的老大,为害四海的事儿却没有干过多少。虽是不怕麻烦不怕搞,社会你黄哥,人狠话还多。但也不会去多生事端非要统一天下。若是生出了诸如“天阴了,让姓叶的破个产吧。”“天晴了,让姓叶的退个位吧。”的念头,自有人会拦an着fu他,这便是教主的左护法。

说起左护法喻文州,种种传奇事迹并不亚于教主。左护法其人与教主天差地别,谋略过人,沉稳冷静。除了攻击速度令人发指,左护法法杖一立,若有敌对势定退避三舍。挑事由教主来,镇场子由左护法来。不过这左护法的业务倒是延伸了不少,从魔教公务到教主的饮食起居,全由左护法亲自照顾,做的滴水不差。

“文州——!!本教主想吃叉烧包奶黄包虾饺烧麦凤爪糯米鸡!!”

左护法抬手揉了揉教主的头发,低声道:

“好。”

右护法:这护法做不下去了。我也想摸教主的头发。妈的心累。

[左护法]天下无双[右护法]

右护法郑轩,别想了,没他戏份。


某日阳光明媚春暖花开,教主突然说:

“本教主想去中原。”

左护法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为什么突然想去中原?”

“因为……嗯……促进两方关系总没有坏处嘛!本教主也是想去游历四方,体察一下那个姓叶的做的有没有本教主好。这也是为了魔教的未来着想你说是不是!”

左护法蹙着眉,似乎并没有想出来反驳的理由,便只能顺从:

“好,在下陪着教主就是。”

一贯思维缜密的左护法却并没有察觉到,教主愁苦阴郁的脸色。


“你大老远来一趟,就想问我这个?”

叶修哭笑不得的看着面色阴郁的魔教教主,想着要不是他死皮赖脸要签和平条约他一定找人把他赶出去。

魔教教主亲临,叶修知道多半不是为什么正经事而来,不过“对自己的下属有想法怎么办?”这种问题?

联想到黄少天方才支开下属时,喻文州欲语还休的样子,叶修就一阵心酸。

我看教主命犯桃花,要不打死吧。

“咳……”言归正题,这么多年的老朋su友di了,忙还是尽量要认真帮的。

“要不你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他?”

“试探?”

“对,”叶修支起下巴,刚才喻文州的表现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难道是因为魔天生愚钝的原因?

“你去试探一下他,他一旦对你也有想法呢。”


教主觉得,他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对自己的下属有想法就算了,还有自己的下属可能对他有想法这一说?

魔生真是莫名其妙,跌宕起伏。

在中原四处拿着公费游山玩水了好几天之后,魔教教主的诞辰日到了。

右护法心里苦。教主都不在办什么寿宴!!于是一甩袖:“放假一天。”

感动众魔的不二人选。

那边厢,教主为了想一个十全十美的方法来试探喻文州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在用头毫不留情的撞墙时被左护法抓了包,硬拽回去涂了跌打创伤药。上完药之后喻文州若无其事的端着药退出房门,留下教主在风中凌乱。

呜呜呜呜呜左护法的动作超级温柔的左护法怎么这么好额头不痛了心也不痛了我一定要嫁给左护法!

丝毫没有遏止奇怪念头的出现。

左护法靠着墙,垂眸看着手。

……触感真好。

旦日,魔教教主的诞辰正式到来。

……其实好像并没有人在意这个事情。魔教大殿挂着“祝教主诞辰快乐”的条幅,还是白底黑字,敷衍意味尽显。而教主本人正独自伫立江边,苦着脸思考人生。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试探怎么试探怎么试探我可是魔教教主魔教教主魔教教主不可以虚不可以虚不可以虚!!!!

情绪激昂的拂袖转身,看到了站在不远处言笑晏晏的喻文州,顿时萎了。

喻文州十分想知道少天方才从阴郁瞬间转变为兴奋?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理变化。

不过现在,怕是无暇去思考这个了。

喻文州今天身着墨色长衫,长发用玄色发带高束,江风一过衣诀翻飞不止,竟生出一种凡尘不近的感觉。

喻文州缓步走近,启唇道:

“少天,生日快乐。”

他极少唤自己的名讳,教主想。其实教主并不在意身份的尊卑,他也常想若他不是教主,这问题是否不会日日夜夜终难安定,钻心剜骨。

教主眉眼中平添出一味视死如归。他从来便不愿等,尤其是如此,咫尺之远却有如天涯。

好似来历不明的东西堵在喉咙中,难捱却不知如何出口。

喻文州有些好笑的看着渐渐靠近的身影,手臂一舒揽人入怀。教主身子一颤,脑中闪过无数种之前思虑过的方式。

教主抬起头,微微凑上前去。

他最终选了一个最简单的,事实证明也最有效。


“魔教教主和左护法在一起了!!!”

全天下听到这个消息的无不哗然,魔界更是炸的翻天覆地。右护法怒而拍案,大喊:

“辞职!!!这护法当不下去了!!!”

而中原的说书人也蠢蠢欲动。某日盟主与各大门派掌门相约茶馆谈论世事,惊闻那说书的惊堂木拍的震天响,群众更为激动,盟主一笑:

“讲的肯定是哥的故事。”

说书的折扇一展:“今儿说那魔教教主与那左护法,两人如何日夜相对,情愫暗生……”

轮回掌门喝了口茶,霸图掌门以手握拳抬至唇边轻声咳了咳。

叶盟主笑道:“失算失算,不过这二位也是合乎情理,毕竟这教主可是专程来找我情感咨询……”

这时那说书的又来:

“叶盟主妄图追求教主不得,只能含恨放教主二人远去……”

得,轮回掌门的茶喷出来了。

“我呸,胡扯。”

那说书的又来:
“美人在怀,从此教主不早朝……”

姓叶的呵呵一笑:

“放心吧,教主肯定是下面那个。”


“文州!你说我们要不就别天天待在大殿里了吧?你说现在时局这么和平哪有事需要我们管的?我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的啊你让我想想……比如北疆啊中原的好多地方我都没去过!”

“嗯。”

“当教主的日子太无聊了!什么都干不了啊每天闷在大殿里早就腻了!我还要吃很多好东西的反正日子还很长嘛!”

“好。”

喻文州想,他终是搁浅在这名为黄少天的汪洋中。甚至连平静舒缓的波纹都令他觉得在危难逃,避无可避。


“尔后二人游遍天下,情深似海罢。”

枝头霜叶掩朔风,秋寒十四州。
寒剑收,敛星芒。
携君共邀倾世曲,此后悦我心。
衣衫起,剑穗旧。
临江弦月映磷灯,泛舟永相拥。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