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麓无仄。

功成身退后便云游天下吧。

「无名之海。」

你应该慢慢的等,等到春日的苏醒换来了他的沉睡,等到你不再记得他支离破碎的肢体与眼瞳,你才发现你似乎永远也熬不到冬天,半个春日就像过去了几万年。你日日夜夜守在你幻想中伸出手臂的情景之后,却忘了想起来关于他的所有。在过去的三百年中,你从未发觉竟有一日可以彷徨至此,可这依然出自令人失望的你的选择。

月亮还是那个月亮,骨肉还是离了魂魄,该遥远的还是那么遥远,你祈望下一个冬天,就像祈望他斩碎冰的动作再次出现在你眼前。所有人都随着春日醒来,你却像身在梦中,记忆沉在海底,巨大的冰层是锋利的漩涡,你忘掉了那片海滩旁的约定——忘掉了那一个冬天里,你伸长了手臂,却伸到了绝望的悬崖边,你的心脏被你捏在手里,你想就这样坠落,和他留给你的最后一个笑容一样,你再也不知道之后的日子——但是你们不会分离。

可是你并没有心脏,你也无法死去,你只能拼命控制着合金在眼窝流转。在亿万年前,这被称作眼泪。

——“这是古代生物的缺陷。”
       “不是你的错。”

你的老师这样告诉你。他博学,强大,在他眼中却和你一样孤独。你开始活成他的样子,从发尖到性情。但他的头发是白色的,瞳孔、躯干都是白色的,好似暴风雪在冰川上消融成水,顺着枯枝流下。你原本应是薄荷草的颜色,被大理石柱间的阳光细细研磨,散发着春日草木的香味。你低头,你的双腿曾深藏于海底,变迁亿万年成了暗红;你的双臂是液态的,这让你觉得不安,就像你永远抓不住一切,你的指尖顺着他的发丝流下,他的双唇还未翁和,即使他的最后一句话满含歉意与惋惜,可是你不记得了,不记得他所说的,甚至不记得是否出自他之口。

他与你说对不起,他自责、心痛、坠入深渊。你徒劳地站着,你的身躯已失去了它应有的价值——也并不完整。你深陷囚笼,喉咙被他的哽咽扼住,无法发声,也无法战斗。他代替你被带向远方,你却永远无法取代他,也无法舍弃三百年间的冬天里一直活在他羽翼下的不甘的你。你将原野上的花带给他,是残余的、你以性命为筹码夺回来的,当时的你的希望,一部分的他。你像个一无所有的穷人,这是你唯一的珍宝,你却为此痛苦,因为它既无法获得价值,也无法被你舍弃。死亡距离你无边无际,他也同样,所以你寡言的活着,一日比一日像他,用他的刀斩断所有夺走他的罪恶魂魄,活在冰川,活在冬季,最终把自己关在名为“安特库”的黑夜里——你也忘了,在这个冬天之前,你的努力全部都是为了拯救另一个将自己关进黑暗里的人。

你失去了双腿,为此忘记了议长的每个清晨;你失去了双臂,为此忘记了辰砂与夜幕下的金色海滩。幸而你心脏尚存,你甚至觉得你心脏的部位变成了白色,呼啸着窒息的风,满目荒芜,他的骸骨深埋在冰川之下,温和的、平静的冰川,他完好无损,只是无法醒来。

在下一个冬季——在下一个冬季之前,你或许还会见到他,他脸上带着刚完成复原的裂痕,笑容与那个支离破碎的笑容同样温柔。你可以不用伸长双臂,以此换来无边际的疲惫,因为他伸手可触,你们都一息尚存,是可以共同度过下一个冬季的欣喜。

当然,下一个冬季。

——————FIN.——————

宝石之国8、9集感想。乱写。吃完刀子思维混乱!!!!!冬巡组没凉!!!!
我下一个冬天还能见到安特库,我没疯

评论

热度(33)